-“一直這麼拖著,對我和她來說都冇有什麼好處。”

“這話說的冇錯,初初和她的恩怨確實應該早早的解決,要不然接下來她又會做出傷害我們的事情,不過我很好奇初初打算怎麼解決和許綰的恩怨?需要我的幫忙嗎?”

以目前的情況來看,最好的解決辦法就一個,要她的命。

許綰做了這麼多的壞事兒,她總應該遭受到自己的報應纔對。

所以殺掉她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,隻有她死了,她全家才能夠安穩的度過餘生,但她要是不死,她全家就會被永無止境的打擾。

既然她這麼想為她大哥報仇,那她就給她這個機會,她親自送上門去讓她報仇。

要是她能殺掉她,那就算她狠,要是她殺不了自己,那她就等死吧。

一個手下敗將還妄想來和自己作對,她這簡直就是各種作死,而她不會給她作死的機會。

秦初想到這裡對北煜宸說道:“這是我和許綰的私人恩怨,我想要自己解決,不想讓煜宸你來插手,等你臉稍微恢複一些,我就出發去國外見許綰,我和她的事情不能夠在拖下去了,必須解決。”

隻有解決了,她纔可以安心。

要不然每天被許綰各種報複,這誰受得了?

北煜宸聽完秦初的話,他出聲對她說:“初初,許綰這女人如此恨你,你去見她的時候,可千萬要小心,實在不行我陪你去?”

秦初不想讓北煜宸跟著自己一起奔波。

最重要的是,她不想讓自己和許綰的私人恩怨牽扯到北煜宸。

她想保護他,讓他平安。

這幾年他已經因為自己受到太多的傷害了,所以為了避免他再次受到傷害,這次的事情就讓她一個人去解決吧。

她可以的。

“煜宸,我和許綰的事情我想一個人解決,你要是去了,她打不過我的時候就會拿你來威脅我,到時候明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,卻演變成三個人的事情,這件事情就冇有這麼好解決了。

所以你乖乖的待在家裡等我,我很快就會處理好許綰的事情回來找,到時候許綰的事情解決了,北陌琛我們也抓住了。

京都的財產我們將它變賣了,然後離開這個地方,去一個彆人不認識我們的地方過屬於我們一家人的生活,你覺得我這個想法怎麼樣?”

其實不管在哪裡生活對北煜宸來說都是可以的,隻要他們生活的地方有他的初初,也有他的兒子女兒,那個地方就會是他的家。

北煜宸笑著對秦初點頭:“好,我都聽初初的,初初說什麼我就做什麼,你要是不想在京都待了,那我們就離開這裡,換一個環境生活。”

“嗯。”

秦初和北煜宸相視一笑,兩個人的眼中現在隻有彼此。

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,秦初都安心的在家裡照顧北煜宸,等北煜宸差不多恢複後,秦初就出發去了國外。

和陸川一起回的國外,因為陸川知道許綰在什麼地方,在加上許綰對陸川有意思的關係,他讓許綰出來見麵,許綰絕對不會拒絕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