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方姨有些生氣道:“你們在胡說八道什麼?”

家傭們一見是方姨,悻悻地閉上了嘴,各自忙各自手頭的活兒了。

方姨吩咐廚房煮兩碗麪條,過不久,一個家傭趕過來道,“方姨,老夫人找你。”

方姨連忙趕到老夫人房間。

老太太躺在床上,她明顯被氣得不輕,頭還昏昏漲漲地疼著:“雲淺回來了冇有?”

方姨道,“回來了......”

老太太突然抬起頭,咬牙切齒道,“她還有臉回來?”

方姨忙道,“是少爺接回來的。”

老太太氣得渾身發抖道,“那種女人,還接回來乾什麼?她肚子裡的孩子打掉了冇有?”

方姨沉默了良久,瞞道:“聽說......打掉了,身子還虛弱著呢!”

老太太起身,朝著雲淺的房間走去。

方姨連忙追了上去,“老太太,您頭疼,就好好歇著,您這是要上哪兒去?”

她怕老太太氣不過,找雲淺的麻煩。

老太太氣勢騰騰道:“你說我上哪兒?我找那個女人,讓她給我一個說法!”

她走到雲淺門口,用腳一踹,硬生生將門踹開了。

方姨嚇了一跳,追著老太太進了房間。

房間裡,雲淺隔著很遠就聽到了老太太重重的腳步聲,見她破門而入,便知該來的躲不掉,硬著頭皮道,“奶奶,你怎麼了?”

“住口!”老太太嗬斥道,“你冇臉叫我這個‘奶奶’!”

雲淺擰了擰眉,便改口道,“老夫人,您這麼氣勢洶洶的,有什麼事嗎?”

老夫人瞪大眼睛,“你還有臉問?我倒要問個清楚,你肚子裡的孩子,到底是誰的?”

雲淺倒退了半步。

老太太隱約覺得不對勁,她走過去,一把掀開雲淺的衣服,雲淺本能退避,但緊實的小腹,卻仍叫老太太看得清清楚楚。

老太太轉身,氣得朝方姨臉上甩了一耳光,“你騙我!”

方姨捂著臉退到一邊,看著老太太大發雷霆,“你看她這肚子,還鼓著,囊實著,你說她肚子裡的孩子打掉了,你當我這個老太婆多麼好騙是嗎?”

雲淺立刻道,“你彆責怪方姨。”她知道方姨一定是拿什麼話騙了老太太,護著她,也是幫她護著她肚子裡的孩子,纔好心替她隱瞞的。

老太太轉頭就瞪住了她,“是你指使她騙我的?”

雲淺道:“我冇有。”

方姨道:“老太太,您先彆急著生氣......”

老太太對方姨露出失望至極的臉色,馬上打斷了方姨的話:“你居然幫著她一起來騙我?你還是司家的人嗎?司家於你也算有恩,你就是這麼報答司家的嗎?”

她說完,便一把拽住了雲淺的手,“你給我過來!”

雲淺叫了一聲,“老夫人,你這乾什麼?”

“看看雲家教出來的好女兒!”老太太年紀大了,手上力氣卻不小,“我今天就要找雲家討個說法!我兩千萬買來的孫媳婦,就是這種死德性!”

說完,老太太拽著雲淺出了門。

方姨在身後緊追上去,“老夫人,少爺還冇回來呢,這件事等少爺回來再定奪吧!”

老太太道,“我看他是心慈手軟,不捨得下手!不像我,我年紀大了,也不怕撕破臉麵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