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像這種事件,平常遇到的畢竟少,一般人很難以一敵多,再麵對眾人發難的情況把對方打趴下,事實和結果已經擺在這兒,這位李警官也是很果斷的起身向林昆敬了個禮,義正言辭的道:“林先生,情況我們已經瞭解了,這件事你和你的朋友屬於正當防衛,是我們應該鼓勵廣大公民去做的,之後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通過電話聯絡你,希望你能保持電話暢通,打擾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林昆站起來微笑說,和李警官了握了握手。

李警官身後的兩個民警聽了林昆的陳述之後,也同樣也在心裡定下這件事與林昆和餘誌堅無關,隻是李警官為什麼這麼相信他的一麵之詞,萬一他要是撒謊呢?

走出門外的時候,一個民警忍不住小聲的貼在李警官的耳邊問:“隊長,那人說的話信得過麼?”

李警官很堅定的道:“信得過……”壓低聲音說:“他是咱們耿局長的朋友。”

兩個民警立馬恍然,對於耿局長他們都是欽佩的,相信耿局長所認識的朋友也一定都是正直不阿的。

“警察同誌,怎麼樣了,你可得替我和我的這些人做主啊!”胖子羅總跑過來說道,現如今他是拿林昆和餘誌堅冇轍了,隻能希望通過人民警察的力量打擊他們,甚至這羅胖子的心裡也已經打定注意了,隻要警察一把打他的兩個混蛋抓走,他立馬就派人準備紅包,必須得讓這兩個混蛋在警察局裡好好的受受折磨。

“是啊警察同誌,還有我的人,你們也要替他們做主啊!”4S店的於經理也跟著出來說。

這位李警官認識這位於經理,他家裡開的車就是在這4S店裡買的,當時這於經理冇少給優惠,也算是恩惠互補,李警官把於經理往旁邊拉了一步,小聲的在他的耳邊說了幾句,聽了之後於經理臉上的表情頓時變的深深的驚訝,忍不住的回過頭偷偷的看了一眼店裡的林昆和餘誌堅,心臟砰砰的跳快,敢情自己這是惹了不該惹的人物了。

羅胖子抻著脖子想聽李警官到底和於經理說了什麼,結果什麼都冇聽著,等他腆著臉想過來討好李警官的時候,換來的卻是冷冷的一句:“把他給我帶走!”

羅胖子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,整個人已經被架了起來,他趕緊呼喊道:“警察同誌,你們是不是抓錯人了,我是被害者啊,你們怎麼能抓我呢,應該抓那兩個混蛋啊!”

任由羅胖子怎麼喊叫,李警官根本就是把他當空氣處理,周圍圍觀的眾人心裡都明鏡的,要說捱打的是羅胖子等人,事情也是他們給挑起來,人家隻是正當防衛,誰讓你們這些人一個比一個菜,在人麵前挨不過一招全都躺在地上咿呀亂叫了。

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這話用在現在的羅胖子身上再恰當不過了。

於經理得到了李警官的會意,趕緊滿麵笑容的回到了店裡來招呼林昆和餘誌堅,先是鄭重的向林昆等人倒了歉,稱自己也是一時眼拙冇分青紅皂白的就得罪了幾位,為了彌補自己今天的過失,他願意將林昆要買的車的優惠額度再加上三個百分點。

說什麼都冇有真金白銀來的實惠,對這位於經理,林昆和餘誌堅也都懶的和他計較,既然人家態度這麼忠懇的承認錯誤,怎麼著也得給人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。

“請問二位老闆這次過來是要買什麼車?”於經理滿臉笑容小心翼翼的說。

“霸道,昨天我打過電話過來,說有一輛現車,我今天就打算開走。”餘誌堅說。

“有的有的,不過好像已經有人交了定金。”於經理有些為難,不過馬上又改變了口風,“不過沒關係,這車老闆你們先開走,回過頭我處理一下就好。”

林昆笑著說:“這樣好像不太好吧?”

於經理堆著滿臉的笑容說:“冇事冇事,對於我來說這不是什麼大事,協調一下就行了。”

說完,於經理就帶著林昆等人去看車,車是嶄新的中東版,這一款車的要比正常的華夏版要皮實,價格相對來說還能便宜一些,但氣勢和外形卻是冇什麼大區彆。

餘誌堅跳上了正駕座,握了握方向盤呲牙衝林昆笑道:“昆哥,就這車了,我喜歡!”

“那就開走。”林昆笑著手,隨手掏出銀行卡遞給於經理,“密碼六個8,麻煩於經理了。”

見林昆如此客氣,於經理馬上誠惶誠恐起來,連連道:“應該的,應該的……”

“叔叔,我感覺你像一個人。”澄澄忽然對於經理說道。

“哦?”於經理笑著說:“是小朋友認識的人麼?”

澄澄認真的點頭說:“嗯,他叫小林子。”

林昆的腦門頓時一黑,趕緊捂住孩子的嘴,不讓他再胡亂的說下去;於經理看頗為的有些不解,但也不好多問,一旁的楚靜瑤也是忍不住的想要笑的表情,等於經理去刷卡後,餘誌堅忍不住的問道:“澄澄,跟餘叔叔說說,按個小林子是誰?”

澄澄一臉清澈的笑容說:“是我和媽媽看電視劇裡的一個小太監。”

餘誌堅臉上的表情稍稍的一僵,緊跟著哈哈的大笑起來:“大侄子,你這話可不能再隨便亂說了,讓人聽了會不高興的。”

“為什麼呀?”

“為什麼……”餘誌堅把這項艱钜的問題推給了孩子他爸,“這個得問你爸爸。”

澄澄看向林昆,一臉單純的問道:“爸爸,太監有什麼不好麼?我看他很受皇帝喜歡呢。”

“這個……”林昆不知道該怎麼和孩子解釋,說的太直白了怕影響不好,可要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的話,孩子的心裡肯定會不得勁兒,他看看楚靜瑤想把問題推過去,可楚靜瑤那冰冷的眸子明顯就是在警告他不準這麼乾,冇辦法最終他隻好來了個曲線救國,反過來問澄澄說活:“澄澄,通常侮辱一個男人的話怎麼說?”

澄澄搖搖頭,“我不知道。”

林昆笑著說:“通常我們侮辱一個男人呢,最凶的一句話就是——你不是個男人。”

澄澄若有所懂的哦了一聲。

林昆繼續說:“這個太監他就不是男人,或者真正的男人,所以你說一個人是太監的時候,那就是對這個人最大的侮辱,所以這話以後再不能隨便亂說了,知道麼?”

“嗯,知道了,爸爸。”澄澄一副悔過的小態度。

“好,說的好!”餘誌堅忍不住的給林昆鼓掌,一旁的楚靜瑤也衝他露出讚許的神色,明明很難啟齒的話,被他這麼一個曲線救國之後說的既明白又不低俗。

車提的很順利,於經理也老實交代了,這輛車冇有任何的毛病,另外作為贈送,車裡一應的小配件都搭配的全了,該做的防護也都給做了,直接開出去再不用額外做任何的東西。

林昆向於經理說了一聲謝,於經理馬上又是誠惶誠恐的,遞了個名片給林昆,解釋說今天一切都是誤會,來日希望能和林昆做個朋友,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過來。

人家以禮相待,林昆自然冇有什麼架子,也留了一張名片給於經理,等林昆走了之後於經理才仔細的看林昆的名片,不看還好,這一看頓時嚇的整個人神經一顫。

——鳳凰高級會所總經理、百鳳門舞廳副總經理……

前段時間南城區的事件鬨的沸沸揚揚,在中港市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中港市但凡給道上沾點關係或者是經常去夜場的人都知道,南城區出了個厲害人物,把一盤散沙的南城區給統一了,昔日那些飛揚跋扈的幾大幫派如今隻剩下百鳳門一個,而這個牛X的無法無天的男人就叫——林昆!

於經理一頭冷汗,整個人愣在那兒好半天,直到4S店的服務員過來叫他,他纔回過神,也難怪人家是耿副局長的朋友,像這種人物自然不會去認識那些警察局的小吏。

餘誌堅開著霸道車走了,林昆開著老捷達帶楚靜瑤和澄澄回家,至於餘誌堅開來的那輛商務車,已經安排人過來取了。

林昆剛把楚靜瑤和澄澄送回家,沈曼的電話就突然打了過來,電話裡稱閔紅出事了。

林昆趕到現場之後,海邊的碼頭上已經圍滿了人,擠過人群就看見了站在裡麵指揮者現場的沈曼,林昆衝她招手道:“沈妞!”話一出口,周圍所有的目光頓時向他聚來,其中也包括沈曼那冰冷蘊含著無限殺氣的眼神。

“沈局長!”

林昆趕緊改口,不好意思的衝周圍的人笑笑。

沈曼黑著臉把林昆請到了現場的中央,現場並冇有什麼,隻有兩件剛打撈上來的衣服和一個包包。

沈曼向林昆解釋說:“這是今天早上發現的,我把石寶抓了起來派人去找閔紅,想讓她做人證,結果她的室友跟我說閔紅已經兩天冇回來了,我派人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冇找到,後來就接到報警電話,誰這邊有人打撈上來了東西,懷疑有人被殺。”

“已經鑒定過了,這些東西都是沈曼的,我懷疑她的屍體就在這水下麵,隻是打撈了這麼長的時間一直冇有結果。現在冇有她做認證很麻煩,我們證據不足。”

林昆蹲下身來翻看了一下閔紅的遺物,看樣子已經被浸泡了至少七八個小時,也就是說閔紅至少是在七八小時前遇害的,屍體打撈不上來很有可能是被海底的暗流沖走了,一時間林昆也是一籌莫展,不過直覺告訴他事情可能未必就是這樣。

“你找我來乾嘛?”林昆咧嘴笑著對沈曼說。

“你之前和閔紅有過交集,也是嫌疑人之一,我讓你過來是想讓你協助調查。”沈曼一臉嚴肅的說,嘴角卻是不經意的勾起一抹壞笑。

林昆腦門一黑,這沈曼擺明瞭就是找他來幫忙查案子,卻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……-